Skip to content

清理凶杀现场的血污,尸臭…没那么简单


由于毒品和贫穷的泛滥,墨西哥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。凶杀案天天上演,但在警察和刑侦人员调查完离开后,谁来收拾最后血淋淋的犯罪现场?

Donovan Tavera

Donovan Tavera 是墨西哥的唯一被官方认可的凶案现场清道夫。据他自己说,他从小就对血液有迷之兴趣。

(下文来自这位清道夫的自述)

12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真的尸体。那是家门口的街道上发生的一起凶杀案,街坊邻居都在围观。

死者赤裸上身,遍布伤痕,现场血喷了一地。我被那滩血深深吸引住了,完全不觉得可怕,反倒有点好奇。警察把尸体运走之后,我就一直等着有人过来清理血迹,可根本没人管这些。后来那些血都流到我家门口了,我妈才接了盆水冲了一下。

墨西哥街头凶杀

我向父母质疑:“就没人专门清理凶杀现场吗?”他们都没有理睬我,于是我连着问了好几天,直到爸妈训斥:“够了,我不想再听了。”

那时我决定要自己找到答案,于是去图书馆借了些法医书,里面讲了人的死亡过程及尸体的各种变化等。

我还了解到谋杀和意外事故完全是两码事——谋杀现场往往更加血腥,那些血污如果不好好处理还有可能引发传染疾病。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有专门清理犯罪现场的人。

17岁时我就开始各种实验了。我跑去屠宰场买了很多动物内脏,在家里抹地到处都是,用来模拟犯罪现场,然后一点一点地试验怎么清洗血迹。这些年来我一共发明了300多种清理血迹的试剂,有些我到现在还在用,有些我一直都在慢慢改良。

不同的血迹就要用不同的清理方法,有时还要考虑死者死亡的方式和时间。如果一个人在潮湿的浴室里死亡一周,那现场清理起来一言难尽,比如需要考虑到昆虫和霉菌。如果是在家里上吊死的,这时就需要考虑会不会有体液渗出,比如精液或者是粪便什么的。

我一般都是等到警官们都完事之后,或者是家属们办完追悼会之后才进犯罪现场的。通常死者家属都把我当作他们倾诉的对象,一开始我还会很感触,一起流泪伤心,后来也就只是礼貌地倾听,手上的该干的活也没有闲着。

Donovan和妻子、女儿

穿上制服,拿上自己的家伙后,我就想听些重金属音乐,重金属可以让我放松、专注,也可以让我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。

我处理过最糟糕的案件是一起四人灭口惨案。他们是被捅死的,身上的伤痕以及房间里各种挣扎和反抗的痕迹,让我感受到他们临死前的绝望。我花了10小时才清理干净。

受害者的家属们一定在经受折磨。他们亲人的血可能溅在地板上、墙上、浴室里,还有挥之不去的血腥味。所以当我清理完现场并把这些异味散去之后,那些受害者的家人会释然大哭。

我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帮助这些家属走出难关。清理完的现场和之前完全不同——更加地亮堂,好似惨案是非常久远的事情。

  

只有接到专门的法律指示后我才能开始工作,但犯罪横行的墨西哥不缺见不得光的凶杀事件,我也接到过私人打给我的开工电话,叫我去清理。他们提供不了检察院的开工证明,但许诺会给我一大笔钱。我就告诉他们没证明不干,他们很快就挂电话了。或许他们是刚刚干了一笔的谋杀犯,也可能只是闲人拿我开玩笑。

我从来没想过会靠这个赚钱。我也没有意识到当我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,竟然发明了一种新兴职业。

文章来源:bbc / 译:粽棋

首发于《男人装》官网enrz.com

未经许可禁止转载,分享到朋友圈才是义举….

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-65871645

(兄弟们可以帮我们留意一下,抄袭我们文章的家伙可以举报一下)

我们的微信号:nrz200405

真实、趣味、性感、实用

孔子曰: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”

意思就是说:一个人要是连《男人装》微信都没关注,简直不知道他还能干什么.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进入男人装官网

那儿有一些我们无法放在微信的内容..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Published in时尚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